E小说 > 都市言情 > 秦时之七剑传人 >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

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(1 / 2)

农家流传有一句话,叫‘天无二日,田有猛虎’。

这话说的就是田猛田虎两兄弟,用来吹捧他们的。

这句话多少还有点犯忌讳,好在农家也是债多了不愁,虱子多了不痒,毕竟再犯忌讳还能超过‘将相王侯,宁有种乎’八个字吗?

靠着农家人多势众的优势,田猛田虎兄弟俩的名头在江湖上吹的确实响亮。

不过这兄弟俩的名头也不全是吹出来的,实力还是有的。

和盖聂卫庄那种基本上只闻其名的江湖巨佬不同,对绝大多数江湖人而言,农家六堂堂主已经是高不可攀的大人物了。

别说田猛田虎,就是共工堂主田仲那种超级大水货,那都是遥不可及的大佬。

虽然两兄弟有点没头脑和不高兴的意思,但整体上还是都属于绝对的‘精英阶层’。

田虎也许确实很虎,但他绝对不缺乏野心。

以前他大哥还活着,头上有人压着他或许能安安分分的当个小弟供人驱策,现在头上的盖没了,他肯定是憋不住的。

田虎只要脑子没问题,就一定会第一时间想办法接手烈山堂,同时逼迫共工堂和魁隗堂继续效忠在他麾下。

想做到这一点也不难。

共工堂主田仲是个废物,背叛了自己义父的他必须抱着一条大腿,否则朱家铁定第一个干死他,所以不需要田虎发力,田仲自然会献上忠诚。

魁隗堂主田蜜比田仲强,是个笑里藏刀,口蜜腹剑的阴逼,她肯定会有自己的小心思,但也一定会先和田虎他们抱团。

对于田虎而言,最大的,也是最后的阻碍,就是怎么光明正大的把他大哥的‘遗物’——烈山堂纳入麾下。

这件事没什么阻力,因为田猛没有继承人,妻子早亡,只留下一个孤女,烈山堂怎么看都是他的。

但人家田虎堂主可是个体面人,做不出侵吞自己大哥‘遗产’的龌龊事。

他要想名正言顺的接手一切,让烈山堂的农家弟子信服他,就必须做一件事——为兄报仇!

能不能成功无所谓,但是姿态必须得做足,他必须得咬死了杀人凶手不松口,这样才能让烈山堂的弟子因为同仇敌忾而服从他的所有指挥。

当然,能直接把凶手杀了报仇那肯定最好,但现在目标锁定在了鬼谷纵横身上,那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。

田虎不管怕不怕鬼谷弟子的威名,也都不能转移目标,否则就会有弟子质疑他是怕了。

他不能怕,就只能一条道走到黑。

至于和鬼谷纵横死磕会不会产生什么恶劣后果……这田虎估计还真不在乎,他觉得自己最多也就是报不了这个仇。

农家十万弟子,还用怕区区两个人!?

万千思绪在朱家脑中划过,最后化为了一声叹息:

“唉~~~”

“这背后,看来还有高人啊!”

朱家又换上‘哀’面具,语气颓丧的感叹道。

刘季伸手按住骰盅,歪着脑袋看向朱家:

“听这意思,咱们的麻烦怕是不止田虎那个憨包啊?”

“哼哼……”司徒万里轻笑一声,悠然回道,“老弟啊,能轻易杀了田猛的人可不是善茬……咱们最大的麻烦估计就不是田虎!”

把农家的头面人物之一的田猛宰了来栽赃人的主儿,对他们肯定没有善意。

“听着有点要完犊子的意思啊?”刘季哈哈一笑,没心没肺的说道。

本来,他们只有两堂的人手,就远逊于田虎那边四堂,尤其是高手方面,差距很大。

虽说现在撕破了脸,但也还没到摆开架势用普通弟子火并的时候,主要是上层的交锋。

这方面,他们只有朱家,司徒万里,以及曲殇三个高手——刘季的实力最多算个添头,有没有区别不大。

而田虎那边的高手就要多上不少,虽然平均质量差一点,可是别忘了农家还有一门绝活——地泽二十四大阵。

人越多,阵法的威力越强,人均实力的差距也就会被拉的越近。

而且人多还方便分兵。

朱家这时候又变成了红色的‘喜’面具,捏着须子嘿嘿一笑道:

“那也未必,我还找了其他帮手。”

“是吗?”刘季随意的回了一句,猛地一把解开骰盅,“这次肯定是小!”

终于,这一次真的是小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次日,大泽山外缘,秦军营寨。

这里是白屠军队驻扎的地方,而那块引得各方云动的荧惑之石,此时就在军营之内。

白屠当然还是不敢深入农家的地盘去取回荧惑之石的,尽管农家大概率不会在这个时候贸然挑动帝国敏感的神经。

不过白屠嘛……你永远都可以相信他。

什么事都做不成。

至于石头是谁取回来的,那倒不重要,帝国那么多人才,总有不像白屠那么胆小的。

中军营帐内,白屠和一个穿着秦军甲胄,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对面而坐,中间的桌案上摆着一个方盒。

能和白屠坐在一起,对方肯定不是一个普通秦军士兵。

小主,这个章节后面还有哦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,后面更精彩!

而白屠的态度更加证明了这一点。

糙黑的脸庞上挂着小心而谄媚的笑容,白屠面对这个神秘人姿态放得很低,一方面想要讨好他,一方面又很畏惧他。

“区区一块天外落石的残片,竟然劳动属镂大人您亲自来……”白屠陪笑着,带点试探意味的小心询问道。

神秘人……或者说属镂抬手制止了白屠的话语,声音阴冷的提醒道:

“白校尉,对你而言,罗网的事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。”

罗网,属镂,这两个词语凑到了一起,基本上可以表明这个穿着甲胄的神秘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了——罗网杀手。

属镂是一把吴越名剑的名字,也唤作属鹿或是独鹿。

这把剑出自于谁手已经不详,不过最早是吴王夫差的佩剑。

吴越出名剑,能被吴王选作佩剑的当然不是寻常剑器,不过这把剑最出名的地方不在于吴王佩剑这一点,而是剑上所缠绕的两缕忠魂——也可以说是冤魂。

这把剑有过三任有名的剑主,第一位自然就是夫差,而第二位,则是赫赫有名的吴国大夫伍子胥。